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无间道】05 血与糖

黑卧白 警官巍 ✖️ 白卧黑 黑道澜

警匪AU


谁也没有想到,韩琛会亲自对警察动手。

当赵云澜来到羁押沈巍的房间门口时,韩琛正往门里走去,带着一脸并不罕见的杀气。赵云澜皱紧眉头,轻声问他二哥:“强哥,这是?”

“内鬼抓住了,老大现在正气头上,要拿警察出气。”


“什么情况?”赵云澜能隐隐预料到这个局,却万万没想到会殃及沈巍,

强哥把赵云澜扯到一旁,轻声跟他念叨今天凌晨发生的事情。


——————


韩琛在布局大事的时候,能够窥见全貌细节的人很少,大部分人都是整个计划中一个零部件的执行者。陈叔和赵云澜是警察计划的牵头,而强哥带着运输队,负责东部湾的货运。


运输队是今天凌晨三点出发的,他们接到的临时任务,是去仓库取一批空货箱,带到东部湾。


赵云澜昨天跟车队明哥说的话,半真半假。


真的,是今天韩琛安排给警察制造麻烦的时候,确实会同时在东部湾与人交易;假的,是他要运输的不是毒品,只是普通的进口食品——这,也是一枚为了让警察难受的烟雾弹而已。


若是真的以营救警察牵扯警方力量,掩盖毒品交易,那同韩琛周旋了数年的药sir难道想不到吗?所以含韩琛不会这么做。


然而,这些事情明哥是不知道的,清晨从毒品仓库拉箱子的命令,反而更落实了他心中“今天港口有大单”的猜测。


在龙云帮总部内,整个区域是屏蔽通讯的。因此,唯有出外勤的时间,才是运输队能够与外界联系的时间。


明哥就是在这时出的问题。


运输是毒品极为关键的一环,因此韩琛对运输队的监控也格外严格。凭着对运输路线的无比熟悉,明哥找了一个地形极为特殊的地方组织大家解手。这里是一道山隆,隆坡一侧是马路,另一侧是连着海的河流。他走到整个队伍的最西侧,这里有一棵歪脖子树,和一块微微凸起的土包构成了一个刁钻的调度,人在树旁,马路上无论哪个角度都看不到。但是只要下面有人喊一句,他立马就能探头出来。


明哥以为自己想得万全,却没有意识到二当家早就对运输队留意有加了。


————————


龙云帮三个当家的,韩琛脾气暴,杀伐果决,城府极深,不然也不会整合得了云龙湾的整个毒品链;二当家的强哥脾气最好,心思缜密,逻辑极强,龙云帮的产业在他手里运转地井井有条;赵云澜年轻气盛,擅出奇谋,解过帮里很多死扣儿,所以韩琛器重他,许多突击性的项目都放他打头阵。


赵云澜刚打起石膏的日子,强哥曾带赵云澜吃火锅。锅里雾气腾腾,俩人拿着筷子,等下锅的东西涮熟。


强哥问赵云澜:“老三,卧底这事儿,你怎么看?”

赵云澜看东西总有他独特的视角,强哥喜欢听他的看法。


赵云澜夹起一串金针菇:“我觉得卧底反而可能不是做核心管理的人。因为这些人咱们格外关注,知根知底,若是谁有个蛛丝马迹,能逃过你的眼睛?”


“这倒是。”强哥来了兴趣,给他夹了一筷子刚煮好的肥牛,“那你觉得哪里可能性大?”


“两个地方,我最怀疑,一个是运输队,一个是港口轮值。看似不受重视的位置,却最容易掌握关键信息。我们平时以为对他们规矩很严,但又有谁真正上心去关注这个层面小弟的状况呢?”


赵云澜说完,埋头吃肉,隔着雾气腾腾的桌子,他看不清强哥的表情,但知道他正在思考自己的话。


对于强哥这么细的人,不论他会不会顺着自己提供的思路去调查,但只要他心里有这个痕迹,就足够了。


所以,运输队解手时,最先发现明哥不见了的,是强哥。

“阿明,死哪儿去了?”强哥喊着,一边轻手轻脚往树边走。


“肚子痛啊强哥,我一会儿就好了。”明哥刚一露头,没想到强哥已经到了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干嘛呢,拉个屎还玩手机,赶紧的弄完走了。”明哥吓得一哆嗦,手机掉在地上,画面里是叠摞极为混乱的俄罗斯方块。


强哥看着手机画面,皱起眉头。他捡起手机,按下返回键,是通话记录,显示刚刚挂断。


他看都没看明哥,只是按下通话键,又拨了回去。这时候,解完手的小弟们纷纷围了过来。

“嘟—嘟—”电话响了两声,接通了:“喂,阿明?你继续说,是几号口上岸?”“零号。”强哥冷笑道。对方意识到声音不对,瞬间就挂了电话。


就在这时,明哥突然起身,一脚蹬住歪脖子树接力蹿上了山隆顶,一闪身就翻下山坡。强哥不急不慢地着打了个手势,古惑仔们从两边追了下去。


站在山隆上,强哥才看到,明哥居然在下方的河里准备了一只快艇。带古惑仔们追到山脚下时,明哥已经上了艇。来不及琢磨,“打!”强哥吼道。


一瞬间,七零八落的枪声响了起来,也不知是谁的子弹射中了关键部位,明哥轰然倒在快艇上,船划出去好远才停下。


“他妈的,准备的还挺周全。”强哥摆摆手,“人到回去吧,活口是留不下了,不过也还有用。”他心说,一会儿直接跟警察一起扔到警局门口,不知道警方看到这卧底,会是什么心情?


————


警方还没怒,韩琛先怒了。他怒他眼皮子底下有人这么嚣张,怒回来的是尸体,没法审问更多信息。


这也是赵云澜算好的——要让韩琛以为明哥是警方的卧底,就必须让明哥不能开口说话。


他算准了明哥的心思——哪个卧底被揭破了身份,还敢活着回到韩琛身边?还不如拼死逃命。一逃,只有死的更快。


然而,整个计划的第一阶段本来相当顺利,他却万万没想到,会牵连到沈巍。韩琛气头上的时候,有人请示他到时候把第一个警察扔回警局了。于是韩琛起身就进了关押沈巍的屋子,到现在也没出来。


赵云澜无比期盼这扇门打开,却又无比害怕——他害怕他无力回天,害怕他布局良久,却偏偏无奈于他的沈巍……


赵云澜从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他瞬间就下定决心,必须冲进去,然后不管以什么样的方式,都要找到理由打断韩琛的节奏。


然而他绝对不会知道,韩琛之所以亲自动手,就是为了保护沈巍:伤不重,不显真,警方会起疑;伤太重,沈巍就无法参与警方后续的行动。想让沈巍瞬间虚弱,只有一个办法,放血。


就在赵云澜抬脚走向门口的瞬间,门开了。

韩琛一身戾气地走出来,扯过一旁盖货的布擦了擦满手的血。

沈巍的血。


赵云澜感觉自己的呼吸仿佛停滞了几秒。他迅速向门内看去,门缝里看不真切,只能看到人歪向一边的脑袋,以及染血的警服衬衣。


“今天早晨,咱们可敬的卧底先生终于浮出水面了,”韩琛用下巴指了指旁边盖着绿色油布的尸体,“正好给阿sir们加一份礼物。我不管他传出去多少信息,该做的咱们继续按计划来。”


他环视了一周,目光停留在赵云澜身上:“阿澜呐,屋里这个警察,务必活着给我扔到警局门口,我有重要的话让他带给老药。然后你给我完好无损的回来。”没有人会奇怪为什么韩琛直接把这个任务交给赵云澜,因为他曾是龙云帮里数一数二的赛车手。“这次警察反应会很快,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老车、大庆,你们跟着搭把手。”


赵云澜咬了咬牙——你“内鬼”已经抓住了,这老狐狸,还让老车跟着自己,到底是什么打算?


在龙云帮,每个领头的手里都有两个副手,通常一个是韩琛指派的,另一个是自己带起来的亲信。于赵云澜而言,老车,就是韩琛派给他的“助手”,协助的同时,也起一个监视作用。


待韩琛一挥手,两个小弟将沈巍从屋里架着胳膊拖出来,扶上车。赵云澜极力忍住,不去看。他怕自己一眼看到,会做出什么极端不理智的事情。


————


“走吧澜哥。”老车关上货车后门,对赵云澜说道。

“大庆,你开车。老车,你帮他看着点周围。我去后面。”赵云澜不容置疑地重新拉开后门,跳了上去。

“澜哥我我我……”大庆对突如其来的开车任务有些紧张。

“我什么我!”赵云澜吼道,“你开车是我一手带出来的,这会儿怂什么!琛哥让我把人送到,不是就让我开车。我得保证人活着。”他这句话,是说给老车听的。


大庆扁着嘴应了,与老车分别上了前座。

赵云澜跳上后备箱,他看到沈巍被平放在地上,胸脯在平稳的起伏,但整个人已经是昏迷的状态。

“沈巍,沈巍!”他急声呼唤着。

车子发动后猛地转弯,他一屁股坐在了沈巍身侧,伸手去擦沈巍脸上的血。


沈巍没有醒来的迹象,为了方便他呼吸,赵云澜给他解开作训服领口的扣子,映入眼帘的是带着血痕的苍白锁骨。赵云澜的手狠狠握成了拳头。


狗日的。老子受够了。


当他俯下身,想要进一步检查沈巍的伤势,一生虚弱的气声自上方响起,“赵云澜……”

沈巍万万没有想到,因为失血和脱水陷入微昏迷状态的自己,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赵云澜。他的意识还不是很清醒,只能清晰地感觉到眼前人,身上熊熊燃烧的怒火。


他为什么会愤怒?一个黑道中人,看到一个受伤的警察,为什么会愤怒?


你说,或许是为了别的事情。可是,那揉碎在一汪水波中的绝望和心疼,怎么解释?


沈巍又开始觉得,眼前人的气质,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熟悉感。


“沈巍,”赵云澜的脸猛然在他眼前放大,“你知道自己伤在哪里了吗?你坚持一会儿,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了……”

“我没事……”沈巍迷迷糊糊答着话,他知道自己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很虚弱。


他忽然觉得很疲倦。这些年都很疲倦了——偶尔睡一会儿,应该没事儿吧?


“你别睡,我陪你说话。”赵云澜的声音又响起来,“不许睡啊,我可要唱歌了,我唱歌可是要命的。”

鬼才信。沈巍心里好笑。明明那么懂音乐的人。


就在他再次昏迷之前,一股熟悉的甜味流入口腔。有人在他嘴里面塞了一个棒棒糖。

他记得这个味道。

阳光一般橙黄的糖色,香甜里面带着一丝丝酸,有浓郁的芒果香……


“喂,沈警官,清醒一下,沈巍!”有人摇晃着他的肩膀,“小巍!”


沈巍忽然一个机灵,猛地抓住赵云澜的袖子。

“你叫我什么?”

“小,小巍啊?”赵云澜被吓了一跳——这位警官不会伤成这样还有力气纠正自己的“大不敬”吧?


然后他就看见,一个笑容在沈巍脸上慢慢绽开,这个笑容是如此的欣慰,如此的好看和纯粹,就仿佛这一身的伤痛,根本不存在在他的感知里。


赵云澜有点懵——他们家沈警官这是犯了什么毛病?



“喂,澜哥,对阿sir这么上心啊?”。前排的老车转过头,意味深长地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啊,总不能让人挂了吧?琛哥指望他传话呢。”赵云澜冷笑着回应。


他知道自己方才的焦急早已被老车听在耳中。


但是他并不担忧。


因为,就在一瞬间,他已经起了杀心。


——————————

说明一下:

1. 《无间道》电影设定的年代,窃听器已经是很先进的装备了,手机是最原始的打电话发短信功能,摄像头神马的就算存在也是高糊未普及的。对于间谍科技方面大家不要深究~

2. 在这个世界里,巍澜都是没有神力的普通人。就当是一个出了bug不小心把沈巍沈面也扯入轮回的芥子世界吧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