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无间道】警匪 04 这个局,还能再套一环

黑卧白 警官巍✖️白卧黑 黑道澜

韩琛来到关押沈巍的房间时,以近乎深夜。

警官们被分开关押审讯,但遭受的待遇却不相上下——


沈巍坐在一把老旧的木椅上,双手被紧缚在椅背之后,身上的浅蓝色警官作训服已经染了血,一时间看不到伤在哪里。


韩琛一踏进门,守卫的两个古惑仔就走出门外,将门紧紧关好。韩琛来到沈巍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阿巍,没事吧?”

沈巍抬起头,嘴唇有些苍白,看起来并无大碍:“没事的,琛哥”。


韩琛笑了,踹了一脚木头椅子,开了一瓶矿泉水喂给他喝:“我让那些兔崽子别下狠手,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力气多了没地方使,一个个欠抽。”对于这个自己一手培养、卧底十年毫无差池的孩子,韩琛总还是有些疼惜的。


沈巍咽了两口水,轻声道:“琛哥,我这次过来,正好可以琢磨一下卧底的事情。”他一向理智的吓人,在这种境况下,竟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对所有的事件进行了分析。

“有什么想法?”韩琛道。


“您这次一下抓了一个小队,云龙湾警局必定会倾尽全力营救。他们没有证据是我们,卧底就成为唯一的营救希望。事关四个警官的性命,想必卧底想隐忍也是忍不下的,“昏暗的灯光里,看不清沈巍的表情,”我们可以设一个局,分散四个人,让警方感觉稍有不慎就会营救失败。这样的情况下,卧底必然要冒险动作,与警方接触。”


韩琛歪着脑袋听他讲,脸上挂起笑意。

沈巍是真正懂他的人,冰雪般灵透,他们的每次沟通,都恰到好处。

“所以琛哥,这件事的关键在于”,沈巍话音一转,“您已经决心要跟警方决裂了?“

言外之意,撕掉多年的和谐伪装,彻彻底底地挑衅,宣战。


“阿巍啊,云龙湾的网络布的差不多了。我还有大计划,做完这一单,接下来要去东南亚了。“韩琛的目光中闪烁着狼一般阴毒的目光,“走之前,到可以和这群别扭了多年的老伙计好好说声再见。”


暗室之中,韩琛与沈巍一一敲定了布局的方案细节。

临出门时,韩琛回过头,看向沈巍:“十年了,阿巍,这件事之后,你可以跟着我,也可以离开。我会让让你弟弟回来的。”


这一句话如同炸雷,让一直波澜不惊的沈巍蓦然瞪起了眼睛。


韩琛转身出门,嘴角扯起晦暗不明的笑意。

房门合上,屋内再次陷入了黑暗。



——————


沈巍闭上眼睛。

就像在无数个深夜一样,他想念着那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少年。

“阿面……“他无声地呼唤着。


沈巍和沈面的童年,在云龙湾最大的贫民窟度过。一对孤儿相依为命,与那里的上百个孩子一样,日日为了果腹而倾尽全力。无人护着,便要自己强大。沈巍从小就很能打,不但护着沈面,也会护着周围的孩子们。因为这样,往往可以让那些孩子的父母给他们塞些吃的,穿的。


14岁时,沈面比沈巍长得快,个头已经超出他哥半个脑袋。

这时候,沈巍在贫民窟外的一家武馆帮工,而沈面,跟着当地的一个小老大当古惑仔。那会儿,他们并没有什么善恶的概念,只有活着。

生活平平稳稳地过了一段日子,就在沈巍甚至觉得两个人都可以自食其力,终于能好过一些的时候,沈面突然慌慌张张扑倒在他面前。


他永远忘不了那个下午,阳光很耀眼。沈面就这样咣当跪在地上,抱着他的腿无声地剧烈痛哭。


“怎么了,阿面,怎么了?“他揉着沈面的头发,轻柔地安抚着小孩儿。


“哥,我闯了大祸了,哥,你快走,你快走!“沈面仿佛突然清醒过来,猛地用上力气,死命将他推远。


“走?往哪里走啊?“一个个子不高,看起来却很不好惹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他们身后。“烧了我五十万的货,还想跑?”


那时沈巍才知道,沈面受人哄骗,去烧了一家刚上港的货箱。谁曾想到,在那个烧饼五分钱一个的年代,货箱里面,竟有着整整五十万的毒品。

他更不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就是未来云龙湾黑道的老大,韩琛。


“你要怎么还,我们赔你就是,”沈巍扶起沈面,面对着五六个手持棍棒的人,不卑不亢,“我弟弟是受骗,让人当了枪使。”

韩琛看着他们,原本就像看着一个天大的笑话。

他来是要人命的。


然而,这会儿他却忽然从沈巍眼睛里看出一些与他年纪极为不符的坚决。他觉得这是个有趣的孩子。


“赔?五十万,你打算赔几年?”韩琛似笑非笑,“再说了,这只是钱的事儿吗?我的客户呢,我的网络呢,这些损失,你怎么赔?”

“但是事已至此了,”沈巍看着韩琛,毫不退缩。“你要怎么赔?”他就差说要杀要剐请便了,居然还面不改色。韩琛真的笑了,他给人施压的时候,总喜欢把球踢到别人脚下,看他们慌里慌张接不上。然而这孩子不但不接球,还给他踢回来了。


“小鬼,杀了你们对我没意义。你弟弟烧了我的货,烧多少,赔多少。我会把他送到金三角,给我产货。到了数,自然放他回来。”他走过去,一手捏着沈面的下巴,被沈面狠狠甩开。他也不恼,看着沈巍,“至于你,你可以跟着我干,我带你做事情,保证你比现在过得好。”


沈巍别无选择,但事实证明,韩琛也没有骗他们。沈面很聪慧,有天生的领导能力,在金三角罂粟产区混的风生水起,当然,也染上了毒。沈巍被韩琛手把手带到十八岁,其间他学到了黑道的一切,也尝遍了韩琛的狠厉。十八岁后,他被韩琛送入警校,一直卧底至今。


生活从没给过他们选择善恶的机会,沈巍也向来无欲无求,他说不清对韩琛是感激还是仇恨更多,他只是埋头做事。

这些年来,沈巍心里只惦记着两个人,一个,就是沈面,而另一个——


另一个。

另一个他只在年幼时见过一面,却是唯一曾与他敞开心扉交谈过的少年。

他甚至忘了那人长什么模样,只是隐隐记得有那段往事。

他低头,看着自己颈间隐现的吊坠。

那个人,曾给过自己人生中的,第一颗糖,以及

第一缕可以称得上是希望的东西。


——————


赵云澜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

他起的并不早,因为几乎一夜无眠。


四个同事的生命把握在他手里,其中,还有沈巍。

他必须一遍遍推演各种情况,确保自己的布局万无一失。


午餐的时候,韩琛跟手下宣布了自己的计划。

“这么些年,总有人跟我说,是不能做绝,要各退一步。”

韩琛晃荡着杯子里的红酒,“我退够了。这一次,特么好好溜溜这群条子。”

他故意拍着桌子表达了一番对手底下兄弟的信任,然后给下面做了全盘安排。


在这个计划里,韩琛与沈巍的设计中,沈巍是唯一可以活着回到警局的人——他是去“送信”的。

“挑一个条子,整惨点儿,明天扔到警察局,就当给个见面礼,”他点了沈巍的牢房,“就西南角房间里这个吧,给他留口气,给条子传话。其他三个,按照我说的地方,布置好了,都给我严谨点儿啊,点儿赶的不寸,早死了晚死了,这出戏都没意思。”


赵云澜握紧了拳头。看来在这个境况下,别的同事他可以救,但沈巍的伤势,他丝毫都把握不了。那么他唯一能够做到的,也必须做到的,就是争取自己是开车送沈巍的人。

看来事情要提前了。


“嗨,澜哥 ~”午餐之后,大家四散各自准备,负责货品运输的头目之一明哥凑过来跟赵云澜打招呼。

赵云澜暗笑,他看似不经意地走到明哥面前,就为了这个招呼。

明哥拿出一根烟,赵云澜叼着侧头,明哥拿火机给他点上,两个人就这么靠着栏杆抽烟。


“琛哥也不知道怎么了,花这么大力气,居然就为了拿警察找乐儿?”明哥旁敲侧击,“我可不信。”

“琛哥的脾气你也敢不信,我看你是皮痒了。”赵云澜随意地说。

“您信吗?”明哥轻声道。


在龙云帮里,明哥与赵云澜算是关系很好的哥们,工作上前后端合作,交情上也很密切。明哥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个看似好脾气的帮派老三,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份,才故意与他交好的。


在赵云澜来的第二年,就发现了明哥的不对劲。经过长久地摸索,他基本可以确认,明哥是云龙帮的敌对帮派—— 洪景帮派进来的人。

洪景帮是湾内第二大黑帮,与龙云帮水火不容,处处相争。而龙云帮之所以能稳坐第一,是因为牢牢掌握着整个湾内的毒品网络,洪景帮一直想插手,却从来没能插进来。


于是,硬刚不过来软的,明哥的存在,就是明里暗里在帮洪景帮输送信息做准备。然而,洪景帮这两年一直没干扰到龙云帮的毒品交易,说明明哥并没有能传出像样的消息。

他一定急于立功。


“你还真敢问。”赵云澜吐出一口烟,笑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明天执行的时候你也会知道。明天布局警察营救,是为了牵扯警局的精力。”
“这,什么意思?”

“哎说到这儿你还不懂,”赵云澜装作替明哥智商着急的样子,凑到他耳朵边轻声说,“你没发现琛哥给条子安排的几个位置,全在西边,没有一个在东部湾吗?”

在明哥恍悟的震惊表情里,他拍了拍明哥的肩膀:“准备好拉货吧,哥们。明天是真正的大单。”

明哥故作镇定的点点头,却难掩目光中一闪而过的兴奋。


赵云澜叼着烟背过身来,轻哼一声。


等着吧。琛哥。卧底给你送来了。


烟雾流转间,他又来了新的灵感——这个局有趣了,运气好的话,还能再套一环。


————————

坏弟弟皮皮面上线预警 嘻嘻


评论(1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