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无间道】警匪 03 算

黑卧白·警官巍✖️白卧黑·黑道澜


沈巍压低帽檐,迅速从阴影处走出来,走向地库的出口。

此时,在他的身后,地库的电梯门开了。

赵云澜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双眼睛看似不经意地四处一瞥,就捕捉到了那个行色匆匆的背影。


赵云澜脚步落下几乎没有声音。

但沈巍能够感受到身后人的气息。他装作未曾察觉的样子,摇晃着身体,以一种不同于常的姿态向前走。

赵云澜跟在他身后七八米的地方,心跳得厉害。

他知道,眼前这个人,很可能就是韩琛卧底在警局的内鬼。他手摸到腰间的短棍,加快步子—— 他在等一个时机,就在楼宇转角的地方——


“叮~”清脆的电话铃声突然想起,在空荡的车库中犹如炸雷一般,赵云澜猛地按住电话,想要挂掉,但屏幕上闪烁着的,是二当家强哥的名字。他侧身,压低嗓音,接起电话,“喂,强哥~”


此时的沈巍,几乎可以听得见自己的心跳。越紧张就越清醒,沈巍迅速反应,反身转过墙角,背靠墙体,听着那边“喂”了一声就没了信儿,于是沿着墙角,极为谨慎地探头看去——


长长的走廊里,空无一人。


到底,是谁在跟踪自己?

“琛哥,你注意这次派来现场,有消失一段时间的人。”沈巍在电话中跟韩琛说。


——————


“你小子还没到呢,一会儿琛哥问起来我可不会包庇你。”强哥对赵云澜刀子嘴豆腐心。

“强哥,别这样嘛,我这不是都到楼下了”,赵云澜回着话,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一节断头的口红,用手指戳了,往脖子上抹开两道淡淡的红痕,“卧底抓住了吗?”
“别提了,比他妈泥鳅还滑,给他逃走了。”强哥骂骂咧咧。

赵云澜的嘴角微微上扬。


强哥见到赵云澜的时候,瞧着他蓬乱的头发,和脖子上若隐若现的红痕,揪过人的领子给他掩好:“赵云澜,你可小心点儿,大哥知道了非扒了你小子的皮。”

赵云澜嘻嘻哈哈,讨好他强哥,“你舍得?”

强哥瞧着他胳膊上的石膏,心说臭小子,胳膊折了都挡不住你浪。


韩琛出来的时候,脸色十分阴沉。他问强哥:“老二,我叫你们过去,有谁离开过现场?”

强哥回答得很干脆:“没有。”

韩琛眯起眼,没有说话,只是细细打量着回来的人。

上次知道毒品交易地点的人,和这次派去捉卧底的人,重合的不超过十个。

他忽然一笑,指着堂内的沙发:“哈哈,你们这次奔波辛苦了,老二,老三,还有你们几个,来跟我聊聊现场的情况?”

赵云澜与强哥对视了一眼,俩人一脸“老大今天不正常”的模样,与几个弟兄坐在了韩琛身边。


——————

沈巍回到警局的时候,局里上下一片风风火火。他莫名其面地进了办公室,被药sir一把捉住胳膊:“沈警官,我正要给你电话,紧急外勤,马上做准备。”

“阿sir,什么任务?”

“还不知道,上面直接下达命令,五分钟以后在门厅集合。”


五分钟后,警局副局长亲自站在门庭,指着旁边的灰色塑胶盒子:“紧急任务,所有人,上交通讯工具。”

上交通讯工具?这得是什么保密级别的任务?

沈巍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打开手机,在袖子里捏着,迅速给韩琛发消息:“爸,晚上不回家吃饭了,有雨记得收衣服”。


上交手机后的警员们纷纷领了装备,钻进警务车。

沈巍这辆车坐了十个人,药sir最后一个上来,关上车门的一刹那,就开始介绍情况:“这一次,根据线人情报,我们发现了韩琛存储毒品的仓库位置,必须要迅速出击,一举拿下。这次的任务之所以紧急、保密度高,大家应该心里清楚。”药sir环视了一圈,都是警局核心的人,大家都知道,最近警局出现了可能有内鬼的猜测。

在药sir开始介绍情况的时候,沈巍就有些走神。虽然刚刚自己给琛哥发出了警告,但是,他能够料到是仓库出了问题吗?

进而,他感觉到了自己已经处于十年以来最危险的境地:琛哥身边有卧底,而自己,已经被那人看到了背影。

必须,必须尽快揪出他……

“沈警官,你带第二组,负责东北方位。”药sir的声音将沈巍猛地拉回现实,他望着自己同组的三位同事,脸上挂起一个习惯性的微笑,与他们碰了碰拳头。

——————

韩琛话还没说几句,就听见手机短信的提示音。

他划开手机,盯着屏幕,猛地攥紧了手机。


“阿强,阿澜,”他对着强哥和赵云澜刚要下命令,却忽然想到了什么,改了主意,“不,陈叔,有事情做了。”他离开沙发,脸上挂着阴郁不定的笑容,走向跟了自己二十年的老管家陈叔,伏在他耳边轻声下了一串指令。陈叔站起身来,跟他做了一个保证的手势,迅速出了厅门。

“什么事啊,琛哥?”赵云澜问。

“没什么事,让陈叔去活动活动筋骨,”韩琛盯着赵云澜,“你们这刚回来的,休息休息,陪我聊聊天。”


赵云澜细长的手指绞在一起。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出了什么岔子。

“瞧瞧这天气,阴沉沉的。”韩琛个子不高,站在人前却能给人巨大的压迫感,“是时候给警局这帮不懂规矩的家伙找点晦气了。”

赵云澜心中想着,不论警方有什么任务,都一定被内鬼提前透露给韩琛了。他必须想个办法,通知药sir。

然而韩琛说话的时候,没人敢有任何的小动作,更没有人敢离开。

赵云澜眼睛眼看着韩琛,手却已经缩回衣袖中。他的袖口,缝进去了一只瓶盖大小的声音传感器。

他用手指隐在袖子里,轻轻叩击着传感器,以摩尔斯电码的形式,像药sir一遍遍地发出警告:“终止行动、终止行动、终止行动……”


——————

毒品仓库的位置很刁钻。

位于云龙湾西侧背海的山坳里,这个山坳奇特地隐在半山腰,周围小峦起伏,荒草丛生,


第一突击小分队已经顺利进入了仓库西侧门,沈巍带领的第二小分队沿着山岩想东南侧包围过去,第三小分队还未出发。


这时候,带着耳麦指挥的药sir突然接收到一个设置为优先波段的音频:断断续续,仿佛是什么东西叩击话筒的声音。他极为敏锐地捕捉到了这段信息,凝神去听——

“所有人员!立即终止行动!”药sir突然发出了紧急指令:“所有人员!马上撤离仓库!”

“轰!”


回应他的,是一声巨大的爆炸轰鸣。

药sir跳出指挥车,眼前的仓库浓烟滚滚,刚刚进去的两只小分队早就被裹挟在了烟雾之中。

“操!”药sir一把扯回耳麦,“第一分队第一分队,收到请回答。”

没有人回应,只有爆炸引起的烈火烧的草叶劈啪作响。药sir握紧了耳麦,继续呼叫着第二小分队,依然没有回音。


“评估完毕,暂时不能排除二次爆炸的可能,不建议援救。”技术员汇报。

还未等药sir下达进一步指令,浓烟里隐隐出现了几个身影,他仔细一看,竟是第一小分队的几名警员。他们的脸被熏得漆黑,但看起来并无大碍。药sir松了口气,拍拍队长的肩膀,越过他的头顶继续看向前方——第二分队,你们去哪里了?


——————

陈叔收到韩琛的指令后,带手下迅速赶往仓库。他们比警署过来的距离近很多,于是抢在前面运走了还未拆封的毒品,在仓库里布置了炸弹“送给”警方。


电话铃响,陈叔放下望远镜,接起电话。

“陈叔,情况怎么样啊?”韩琛道。

“货搞定了,没弄死人。我觉得还是有人通风报信了,警察行动到半路突然撤出仓库了。”

“操!”韩琛咬着牙,这段时间窝在心里的怒火蹭蹭蹭地燃烧,这卧底,遛的他太难受了。

“不过好消息呢,是逮了几只无头苍蝇回来。”陈叔看着被爆炸的气浪冲击后滚下山坡的几名警员,“你可以问问他们了。”


韩琛挂了电话,仍然气的手抖。他何尝被人这样算计过?而且那卧底,八成就在自己眼前的八九个人里面。

他无比阴郁的目光重重划过每一个人的脸颊,来的年头短的人,甚至忍不住在他的逼视中微微颤抖。

韩琛清晰的记得,在刚刚这段时间里,没有一个人拿出任何的通讯工具,甚至没有过多余的小动作—— 


等等。

他的目光停留在赵云澜包着石膏的左臂上。


未等赵云澜做出任何反应,韩琛忽然拽起他的左臂,猛地撞击在面前的大理石桌子上,石膏“啪”地碎裂在桌面上,随之而来的剧痛让赵云澜眼前一黑。

石膏之中,什么都没有。

他的袖子里,也什么都没有。

赵云澜早已将传感器黏在椅子下的凹槽里。


赵云澜消化着剧烈的痛楚,扶着手臂良久,才抬起头来,一声不吭,目光里,却充满了至为倔强的委屈。

韩琛神色复杂地看着赵云澜,忽而想起这个傻小子已经跟了自己四年。

他伸出手,拍了拍赵云澜的肩膀,一言不发地坐回沙发。

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出,一时间,大厅里陷入了纯粹的寂静。


赵云澜眼睛看着韩琛,手臂的疼痛只让他脑子更加清晰—— 韩琛很少让陈叔出任务,他一定是近期两次事件的参与者起了疑心。


现在的情况很危险。赵云澜知道,自己留了已久的牌,是时候打出来了。


————————


大厅中的再次喧嚣,源于陈叔的归来。一行人里面,压着四个衣衫狼狈的警员。他们自爆炸后,因为大火的封锁,只能踉踉跄跄往山坡下跑,却正闯入了陈叔驻足的地方。


“琛哥,人带回来了,四个条子。”陈叔道。

所有人都抬头看去,韩琛和赵云澜同时惊住了——


四个警员里面,居然有沈巍!


看着沈巍烟熏憔悴的侧脸,赵云澜的心仿佛一团被揉皱了纸。他不易察觉地咬了咬牙,强行逼着自己好好坐在椅子上不要动。


而韩琛几乎要扶额,心里只想大骂:你们把老子的卧底抓回来干嘛?

然而,在座的人,沈巍的身份只有韩琛自己知晓,他并不想让别人知道。

看着为自己卧底了十年警局的沈巍,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揪出内鬼的妙局。


“把他们带下去问问话先。”韩琛吩咐手下。

他扫了一眼沈巍,又道,“先审一轮得了,别给我弄得缺胳膊断腿的。晚上我亲自过来”。


——————

这一章是斗智斗勇的铺垫 ~ 很喜欢镇魂里面巍澜的智计互动。

最近更得慢,因为实在是忙到头秃~ 但是大纲已经拟好,我是不会弃坑哒~

下章或许开虐,靴靴


评论(9)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