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无间道】警匪 02 听风

黑卧白 警官巍✖️白卧黑 黑道澜


沈巍几乎瞬间就猜到了赵云澜为什么是这幅惨样。

毕竟十几年前,他也是在琛哥手底下长大的,那时琛哥壮年气盛,虽不似现在这么谨慎阴沉,但脾气却更要火爆。

沈巍抓住赵云澜领口的手不由得松了些。

赵云澜是察言观色的高手,他瞧着沈巍眼神松动,立马开玩笑似的说,“沈警官,您下班了,不营业了,放松点,OK?”


沈巍冷哼一声,放开他衣领,但想到这人方才在警局当众跟自己讲话时的轻浮模样,心里别扭着不肯饶他,故意道:“澜哥您这是,路上调戏良女被打了?”

“阿sir啊,您这可就冤枉我了”,赵云澜的脸凑过来,“我可一直都是尊纪守法的好公民。”

沈巍冷笑,看着那人一副装傻充愣的模样,心想自己若真是警察,怕是要活活被这人气死。


赵云澜瞧着沈巍咬牙,嬉皮笑脸讨好他:“沈警官还在为刚刚的事生气?” 

在云龙湾,警方和黑道,本来就不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很多时候,地下系统的安稳需要双方达到一种协调平衡的状态。所以若是不做的太过分,两边虽然互相仇视,但通常不会撕破脸,有时还不得不在面上维护一派和谐。

于是沈巍看着他,不说话。


赵云澜扁了扁嘴:“反正今儿已经挨了一顿打,沈警官你要是不开心,干脆也来打我一顿好了。”他故意把吊着三角巾的胳膊在沈巍面前晃,刘海在额头凄凄楚楚地飘着。


不知为什么,沈巍对他的故意示弱觉得有些好笑。大小也是龙云湾黑道的风云人物,警局里都那么威风,怎么这会儿跟个小孩儿一样?


沈巍不接茬儿,眼神飘到别处:“店里老板呢?我是来买音箱的。”

“我就是老板啊”,赵云澜大言不惭,“沈警官需要什么样的音箱?”

“一套立体音效的,款式要复古一些,你给我推荐吧。”沈巍提了要求,想戳穿他。

未曾想,赵云澜却真的给他认真介绍起来。


他指着一套港产音响说:“这部,标准港产货,一万多。”

俯身,熟练地将音响线路接好,“加上一千多的本地线,比得上十几万的欧洲货。高音甜,中音准,低音沉,总之一句话,就是通透。”

沈巍一直看着他,心中莫名又浮起故人般的熟悉感,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已在微微上翘。

赵云澜将音响线接好,起身拍拍沈巍肩膀:“来,过来听听。”


于是,一个年轻警官,一个黑道首领,就这样并排着坐在长椅上,同时翘起了二郎腿。

是谁,在敲打我窗——

赵云澜:“立体感多强,感觉到没有?”

沈巍闭目凝听。长长的睫毛极为好看,赵云澜凝神望着他,几乎看呆了。

是谁,在撩动琴弦——

  

赵云澜:“你听,就好像在你面前唱一样。”

沈巍侧头看看赵云澜,起身到橱窗里拿出另一个音箱线,说:“来,你试试这个。你听老音乐呢,这种好。”

赵云澜接过来仔细端详一下,将线换过,歌声再次从音箱中流淌出来。


这一次的声音,格外空灵悠扬,仿佛黄昏时刻有白色的鸟儿划过屋檐,羽毛因着落日余晖而染上淡淡的金色。


于是,他们就这样在不宽的长椅上挤挨着听着歌,玻璃窗外的商场熙熙攘攘,玻璃窗内的灯光一盏橘黄。


方才的针锋相对就仿佛是一个世纪前的事情,现在赵云澜内心居生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久违,很淡,甚至有些荒唐。


良久。

沈巍:“我买这一套你可以给我便宜点拿吗?”

“好啊,给你去掉零头,唱片送你。”赵云澜特别大方。


待到老板回来的时候,沈巍刚结完账。老板一看小票上低的吓人的价格,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喂!澜哥啊,让您帮忙看店,您您您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啊?”

“拐什么拐,没看老子胳膊断了吗?”


赵云澜的无赖有些霸气,老板敢怒不敢言,委屈巴巴看着顾客沈巍。

沈巍明白过来,刚要开口,赵云澜就冲着老板吼,“怎么着,要造反啊?我说这个价就这个价,不卖别干了。”


老板蔫儿了,耷拉着脑袋跟沈巍说,“成,您拿好单子,我差人给您送到家里。”

沈巍还要推脱,已经被赵云澜一把塞出店门。


看着他在门外了,赵云澜才一把揽过老板的脖子,在他耳边说,“别唧唧歪歪,下个月保护费给你免了。”

说罢也不管老板的反应,径直追着沈巍的脚步出了门。他也不知道自己一个“黑社会”同沈警官要做什么,只是不由自主地迈出步子。


这会儿,沈巍在马路边正要上计程车。看见赵云澜,关车门的手一顿。

一瞬间,看着沈巍闪动的目光,赵云澜以为他要说什么。

然而,沈巍只是开口道:

“赵云澜,你的胳膊可能骨折了,而且包扎的很不专业,最好去拍个片子。”

而后他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迅速关上车门,将头转向挡风玻璃,不再看路边人的神情。


赵云澜的心中突然泛起了滔天的波澜,仿佛有一只长脖子水怪忽然睡醒,浮出水面的头颅带起层层巨浪。


十年以来,经历了那么多隐忍和磨难,他居然没有比现在更渴望结束卧底、恢复警察身份的时刻了。


—— 不然,还怎么追美人儿啊?


————————————

天台。

赵云澜坐了很远的地铁,此刻正站在一座老旧办公楼的天台顶上,靠着管道吸烟。


药sir上来天台的时候,被烟味呛了一口。

赵云澜这会儿胳膊上不是三角巾了,是实打实的石膏;看到药sir,没受伤的手把烟掐掉,衣袖下面洁白清瘦的手腕闪过若隐若现的青紫痕迹。


药sir看着他,却说不出话来。他能说什么呢?太多次到赵云澜伤得七七八八。

一肚子关切,到头来又化成冷硬的一句,“你怎么样啊?又打架了?”

赵云澜无辜地摇摇头,吊儿郎当:“没有啦,阿sir,我哪里有打别人的份儿?”

药sir无语,他好像忽然晓得,赵云澜“琛哥家老三最擅长扮猪吃老虎”的名声是怎么来的了。


低下头,药sir捏过赵云澜手里的烟头,闻了闻,眉头顿时皱起来了:“里面卷白粉儿了?”

“有啊。”赵云澜无所谓地耸耸肩。

“你怎么回事?!”药sir忍不住怒声吼他,“知不知道吸上毒多危险!”

赵云澜看着药sir颤抖的拳头,内心也窝了火:“什么回事?你以为我怎么知道韩琛的交货时间?你以为他哪一次大批进货是谁验的货?不吸毒,你要不要我活?”


药sir怎么会不知道?

老爷子来回踱了几步,猛地停下:“这次抓住韩琛,你归队,我安排高级军医帮你戒毒”。


“归队?这话我听了多少遍了?”赵云澜歪着头,“说好三年,三年又三年,三年又三年,十年了!老大!”


药sir看着他,叹了口气。

“这次是真的,我保证。”

“最好是真的,别等我挂掉了,终身大事还没谈过呢。”

“???”药sir敏锐地捕捉到这次赵云澜的抱怨与常规的不同,“什么意思,你小子是看上谁了?”


赵云澜点点头,“是啊,就在你眼皮子底下看上的。”

药sir挑起眉毛:“怎么着,回趟警局就惦记上我们的人了?”

老爷子原本就很欣赏赵云澜,心里更是强压着愧疚和疼爱,这一次听到臭小子有了心仪的人,严肃的一张脸上不禁露出微笑,“说吧,是哪个姑娘,我帮你留意着。”


赵云澜面不改色:“沈巍啊。”


天台风不大,但似乎足以闪了药sir的老腰。

药sir晃了晃,稳住身体,抬手就想给这小子一巴掌。


然而赵云澜的手机铃声,在此刻突然响起来。

赵云澜眉头微皱,与药sir对视一眼,按开了免提。

是二当家强哥的声音:“老三,你在哪儿鬼混呢?快点回来。“

“怎么回事啊二哥,我这按摩的小妹刚上来。”赵云澜随口胡扯。

“按个屁,卧底找到了,叶源大厦,老大这儿我先帮你瞒着,你自己麻利点过来,家伙别忘带。”


这会儿赵云澜脚踩的正是叶源大厦的天台,鬼也知道是药sir被内奸跟踪了。

赵云澜皱着眉头翻过栏杆,三两步就奔到楼里口。

临门洞从口袋里掏出一顶厨师帽子扔给药sir,“带这个下去,十三楼有个大厨房。”

药sir深深地看着他:“行啊你小子,哪儿弄得?”

赵云澜:“路上顺的。”

药sir:“……”


在叶源大厦地下停车场,沈巍正站在两辆货车夹缝的阴影里,按键手机上,将这里的位置发送给韩琛。

车库的灯光映着他的皮肤格外苍白。

他在等待盘口的响应。


手机提示灯亮起,最近的盘口已经开始了动作。他压低帽檐,迅速从阴影处走出来,走向地库的出口。


此时,在他的身后,地库的电梯门开了。

赵云澜从里面走了出来,一双眼睛看似不经意地四处一瞥,就捕捉到了那个行色匆匆的背影。

赵云澜握紧拳头,快步轻声跟了上去。


评论(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