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无间道】警匪 01 双向卧底

黑卧白 警官巍✖️白卧黑 黑道澜


赵云澜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被沈巍扭着手臂反压在吧台上。

半杯特调威士忌在他的脸旁边摆着,琥珀色的液体散发着浓郁的酒香,和着空气中微薄的血腥气弥漫。

“轻一点啊,警官”。赵云澜的声音懒洋洋,他挣扎了一下被沈巍扭得生疼的手臂,结果背后传来了更大的力气,将他狠狠压住。

赵云澜叹了口气。


刚刚警方接到自己拿命传出去的线报,来酒吧里做了一次收网。

然而不知道是黑帮反应太快,还是收到了什么风声,一瞬间毒品全都被撒开扔进后面的河沟里,一点儿证据都没留下。

老大琛哥带客户飞车走掉了,留下他和一众小弟拖着。


作为一个卧底,赵云澜自觉日子已经够苦了,索性见缝插针地对自己好一些。

于是他在抓捕行动中,故意靠近了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警官,想少在自己的同事手里吃些苦头。

然而现在才发现,这人的手劲儿可真不小。


赵云澜一行人被带回警署,没有证据之前,他们没被关押,而是集体收在一间屋子里等待。警方给他们全都做了一波吸毒检测。

赵云澜大马金刀地坐在桌子上,吃着警署特供的盒饭。小弟们围着站了一圈,赵云澜没吃完,他们不敢动筷子。

“澜哥,饭菜还合胃口吗?”重案组李警官带着一众部下走进来,手里拿着检测结果。

李警官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警方一直都知道韩琛的手下是云龙湾最大的贩毒集团,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又涉及一系列层面极高的利益纠葛,一直无法对他们下手。

赵云澜是韩琛的三把手,若是轻易动了这尊佛,还真不好收场。

“嗯,还行”,赵云澜知道此刻不能显得太客气,“就是这黄瓜腌的,有点酸了。”


李警官向他伸出一只手,“澜哥,这次是我们办事不利,抓捕两个吸毒的小子,惊动了您,不好意思了。您请回吧。“

赵云澜看也不看他,兀自在菜里挑着酸黄瓜,随意地堆在警桌上,“我还没吃饱呢,警官。”

李警官一只手摆在那里,伸也不是,收也不是,尴尬化为一声哂笑,

“那澜哥怎么才肯吃饱?”

“叫今天抓我的警官来,给我道歉。”



沈巍站在桌前,面对着将一双长腿跷在桌子上的赵云澜。

这时候赵云澜才细细打量,这位抓自己的警官,不只是斯斯文文,甚至有些眉眼如画。

他甚至开始想着,等自己恢复了身份,一定得跟沈警官好好结交一下。


“沈警官,您大动干戈地扭伤了我的胳膊,查出什么来了?“赵云澜修长的手指叩了叩桌角。

沈巍看着他,道歉道的不卑不亢,“不好意思,我下手重了。”

赵云澜有点想笑。这人道歉的样子,颇有一幅将人看成鼻子底下灰尘的傲气。

古惑仔们显然对这清傲的道歉很不满,一个个死瞪着沈巍。


赵云澜笑道,“沈警官,今天我本来有时间离开的,但还是乖乖让你抓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沈巍以为他在得意,警方抓不到证据。

但是赵云澜开口却更过分:“因为被沈美人儿惊艳到了,想跟你多待会儿啊!”

“哈哈哈哈哈……”古惑仔们爆发出巨大的笑声。


沈巍的脖子慢慢变红。他深吸了一口气,但仍然彬彬有礼:”赵云澜,饭吃完了,你可以走了。”

“好啊,美人让我走,我自然乖乖的走了。”赵云澜一挥手,“走!”

嘻嘻哈哈七零八落的口哨声里,一众古惑仔跟着赵云澜出了警局的门。

古惑仔们觉得他们澜哥对警察这波羞辱,到位。

临出门前,赵云澜还回头看了沈巍一眼,正对上他漆黑的眸子。

赵云澜眉眼弯弯,目光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转回头去。


楚恕之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这群小人,欺人太甚!“

“拍桌子有什么用?”重案组领导药sir刚办案回来,他与赵云澜擦肩而过,风尘仆仆踏进室内,“有本事的,给我查他们证据啊!”

说着安抚似的拍了拍沈巍的肩膀。

作为唯一知道赵云澜真实身份的人,药sir充分理解赵云澜这么做的理由。

第一,龙云帮要是被毫无证据地请入了警局,那客客气气的就怪了——赵云澜在他手下面前,还谈何威严?

第二,这次行动的失败,时间赶得非常寸,很可能是局里有内鬼。赵云澜这是故意想回来看看。


不过这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居然选了上级刚派过来的精英调查员沈巍警官来“调戏”,实在是耍过头了。想到这里,药sir摇了摇头,颇有种儿子大了管不住的心情,又向沈巍投去一个老父亲般关切的眼神。


黄昏。

天色晦暗中,沈巍眉头微蹙,坐在办公桌前。

他没有开灯,只是玩弄着自己的手指,心里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直觉——他仿佛在哪里,见过赵云澜这个人。

琛哥派他到警局卧底,已经快十年了。这期间,琛哥那边每当有重用的人,必定会让他将背景查个底儿掉。赵云澜他查过,读完高中无所事事,早早就混了黑道,也换过几个老大,最后跟着琛哥做,底子很干净,能力也很强。

按说他们本没有任何交集——为什么,他会觉得似曾相识?



赵云澜进入龙云帮门厅的刹那,一根木椅子腿劈头砸下来,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

“啪”一声脆响,木腿直接砸在他胳膊上段成两截,钻心的疼痛从臂骨上传来。

“还他妈敢躲”,大哥韩琛咆哮着,“交货之前让你好好清场子,你是怎么清的?”

他一边吼着,拳脚霹雳啪啦就跟上来,“还让人请回局子里喝茶?嗯?”

极重的一脚直接将他踹倒在地上,韩琛不解气,拎起皮带往人身上招呼。金属的皮带扣沉重异常,赵云澜不躲,也不吭声,他了解韩琛,大哥脾气极暴,劲儿上来了谁也压不住。


“大哥,也不全怪云澜,我看这次的事情不简单,怕是有内鬼。”二把手强哥看着火候差不多,上来劝。

韩琛当然知道不全怪赵云澜,只是一腔邪火没出发,晚上刚经历极度危险的那么一出,人差点被抓不说,两千万的货也全打了水漂。他气头上,正看到赵云澜得意春风往里走。

“赵云澜,听到了吗,屋里有内鬼。”韩琛停了手,盯着赵云澜,语气晦明不定。


赵云澜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看向韩琛。

”知道了,大哥”,他抹了把皮带扣在额角磕出来的血,目光极深,“我抓出他。”


入夜。

赵云澜不知道自己的胳膊有没有骨折,只是让大庆给笨手笨脚地吊了一副三角巾。

他懒得吃饭,披上皮衣,点起一根烟,往外走。

“哥,你去哪啊?这么晚了。”大庆在身后叫。

“收保护费。”赵云澜随口说。

“你一个人去啊?”
“嗯。你别跟着。”


他真的去收保护费了。不过没收几块钱,只是去了他惯常爱去的那一家。

那是一家音箱店,老的新的,进口的国内的,从音像到唱片到唱片机,各式各样挤挤挨挨地摆着。

音响店老板跟他相熟,也乐得有他罩着。


赵云澜喜欢听音乐。

在无数个心累欲死的夜晚,他就窝在音箱店的少发里,一言不发地听着歌。

老板知道他懂行,于是让他帮忙看店,自己出去吃夜宵了。


赵云澜没上药也没包扎,他伤惯了,不觉得有什么。

现在他脑子里,一遍一遍过着在抓捕现场和警局里见到的那些警察——韩琛的内鬼,到底是谁?


“老板,要一套音箱。”

有客人进来,赵云澜从沙发后面抬起头。

一瞬间,两个人都呆住了。

“是你!”沈巍两步就跨到赵云澜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子。

一瞬间,沈巍看到赵云澜额角的血迹,和他吊着三角巾的胳膊。


他的目光撞进赵云澜的眼眸里。那闪烁着的玩世不恭背后,有着强大的清醒与碎裂的绝望,末了,流淌出一丝丝最微弱的憔悴。

赵云澜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回望着沈巍,看着他鸦羽般闪动的睫毛,和深海星辰般的眸子。

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风吹过堂,裹着迷梦般的香烟味散开。

蔡琴的歌声,从上个世纪的古雅木质音箱里缓缓流淌出来:


“是谁 在敲打我窗

 是谁 在撩动琴弦……”



评论(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