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采玉昆仑(又名:赵云澜翻身记)04 神仙打架

沈巍从未想到,下地万尺之后,居然能看到这样的场景——


这简直,就是一幅盛世夜宴图啊!


昆仑山山腹之中,这一处巨大的洞穴连通着地下河,洞顶怪石悬坠,一条水晶矿脉如银河般闪耀蜿蜒,通向远处的一方玉坛。

玉坛之下灯火通明,生长着千百大大小小或方或圆的石桌,桌上山珍海味叠罗一片,大妖小仙推杯换盏,一个个在烛火的映照下面红耳赤,嬉笑怒骂喊声震天。


沈巍和赵云澜的到来,丝毫没有扰了他们的兴致。此刻,正有两条蛇精围绕着一根高高竖立着的竹竿妖娆起舞,妖群中爆发出山呼海啸的尖叫,五颜六色的妖气异能随着尖叫一浪一浪地爆发。

赵云澜一脸懵逼——就这破事儿,一群妖精蹦迪,打扰了自己酝酿了一个月的计划?


当年,昆仑山腹与地下河的圣灵中日见不到光明,郁郁寡欢。于是,昆仑君亲自开渊将地下河与外河道打通,允许地上地下的生灵们在这一处山洞聚会言欢。没想到,万年之后,这群小子居然敢贪欢过度,连昆仑驾到都不觉知?


“他妈的”,赵云澜找准一个身影,“老蚌精,老子非得敲碎你的壳子。”

他走上前,镇魂鞭嗖地从衣袖中窜出,向着河伯的方向卷去。

“啪”的一声脆响,鞭子在半空被什么莫名隔开,一瞬间空中黑气震荡,与刚才二人在上面感受到的震动一模一样。


沈巍看出了些许端倪,他凑近刚刚隔开镇魂鞭的屏障:“这么强大的黑能量,这是——执念?”

仿佛为了印证他所说的,赵云澜伸出左手,凝神附上屏障。

轰隆一声,半圆形的屏障仿佛感受到了昆仑君力量的压迫,开始剧烈地颤抖。


就在屏障把赵云澜震开的一瞬间,他看到原本热闹的宴会场景中一闪而过的画面:狼藉的石桌,翻到的石凳,残破的幽魂四处飘零……

赵云澜与沈巍对视一眼,二人神色皆是一凛——难道,这才是当下真实的场景?


“一千年前,我曾见过这样的情况,那是地面上两个小国斗争,杀伐狠厉,有一国趁着另一国公主大喜之日举国宴会的时候,将他们举国上下全部屠戮殆尽。那一刻,所有人的怨念凝成了一股巨大的执念能量,将那个地方的状态永远凝固在婚宴之中。”

沈巍看向赵云澜,举起了斩魂刀,“必须把屏障劈开,才能看到真实的情况。”


不及赵云澜说话,沈巍已经举刀凌空,斩魂刀在空中瞬间变长,猛地劈向屏障,空气中发出铮的一声巨响,黑气向两边涌去,但屏障依然完好无损。

不给黑气凝合的时间,沈巍第二刀用了十成力气,接连劈下去。这一次,屏障开始沿着一处地方裂开细细的痕迹。

“我来。”赵云澜的声音响起。他神思极为通透,看完方才两刀,便已找出屏障之“眼”,镇魂鞭刷地一抖,凝力像穹顶最暗处甩过去——


破碎之时,反而无声。

只见屏障如玻璃一般沿着裂痕慢慢碎开,漫天飘飞如雪。

黑灰的迷雾升起,化入一片寂静。


“咳咳咳咳咳咳,楚哥,我们是不是走错了?我觉得这里像龙卷风的风眼。”打破寂静的,居然是郭长城的声音。

赵云澜觉得自己陷入了幻觉。

“放屁!”老楚的声音也传了出来,“这是老赵留给紧急情况的瞬移纸符,怎么会出错!”

“我看老赵不靠谱,他留符纸的时候一副欲令智昏的模样……”

“死肥猫,说谁呢?”赵云澜叉着腰,看着凭空出现的三个人,以及一脸倒霉的假和尚林静,忙着拍掉头发上落灰的祝红。“你们怎么跑到这儿来了?局里活太闲想加班是不是?”

净特么一群添乱的。


“老赵,我们听到你这边有异常能量波动,这不担心你的安危吗。”祝红说道。

“老子现在是昆仑,昆仑!身边还站着个万年斩魂使,有什么可担忧的?你们——等下,你们怎么找到这儿的?”赵云澜一副要吃人的表情,“我刚刚听祝红说什么,‘听到’?”


看到赵云澜手中手的镇魂鞭散发着不太友好的荧光,众人用眼神出卖了林静。


赵云澜眯起眼,“假和尚,给你一句话解释,解释不清,鞭刑伺候!”

看着赵云澜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一句话之内林静也顾不得向“沈贵妃”求情了,颤颤巍巍开口:“领导,你拿了局里出公差用的背包……”

言外之意,你让我监督大家出差安全的,你还说过不能挪用公物。

赵云澜气结,收了鞭自抬脚就要踹,被沈巍一把拉住,“云澜!”


赵云澜转回头来,向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

灰雾渐渐散去,方才一派热闹景象的宴会厅,此刻已变成冷铁的青灰色,凳倒桌塌,那些被困在屏障内的魂魄,早已在万年的执念侵蚀中残损不已,唯有一小部分已修炼成神格的精魂,还维持着完整地模样。


赵云澜心中猛地抽痛——这是他昆仑山里里外外的生灵啊,怎么会变成这幅样子?


此时,他们正朝着赵云澜站立的方向缓缓走过来,为首的,正是昆仑的老友河伯。

河伯面色惨白,衣衫灰蒙一片,目光中却透着难以言表的复杂神色。摇摇晃晃地走法,骇人如同僵尸。


赵云澜一声河伯还未唤出,一旁就传来了滋滋啦啦的电流声。

“噌——”小郭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恐惧,手中电棒强烈地喷射向河伯。


足以将十个阴魂串成烤串的强烈电流并没有打在河伯身上。

因为赵云澜用自己的后背照单全收了。

“操!”赵云澜扶着腰几乎跪倒在地。

“云澜!”沈巍旋风一般扶住了赵云澜,“你怎么样?”

赵云澜看着沈巍皱成一坨的眉头,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美人儿,你相公没那么弱。”

而后,他支撑着沈巍站起来,揽在沈巍脖子后面的手,向着吓傻的郭长城比了个不良手势,警告他禁止乱放电,然后用口型对着众人说,“老子没事。”


然而他心里却想:

完球。

感觉一个月老腰都不能用力了。


”卧槽,古神就是牛逼啊”,林静慨叹。

“老子回去用小郭的电棒拿你做烤肉。”赵云澜郁闷地说。


这是,仿佛受到电流的刺激,空气中的幽魂也纷纷向他们涌过来。

一时间,强大的黑气压迫过来,沈巍举刀欲斩。

他的手腕却被赵云澜一把握住,“执念是能杀尽,但这些都是我昆仑山的生灵,我不能看着他们灰飞烟灭。”

“你要做什么?”沈巍沉下脸来,瞪着赵云澜。

因为他知晓,若想让执念与魂魄分离,只有一个方法——一个比阴兵斩更为危险的禁术。

“你放心,”赵云澜迎上沈巍的目光,“这一次,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沈巍看着他,终是在那熟悉的坚定眼神中妥协下来。

他信他,因为他是昆仑。

他是他的赵云澜。


于是,众人在沈巍的指挥之下,将尚且存活的神妖精魂与空气中的幽魂纷纷缚住,只余下河伯一人。他已来到赵云澜面前。

“老蚌精,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赵云澜声音慵懒,眼神却犀利。

河伯没有回应。

他的身体并没有应有的圣光,而是泛着死灰,目光直愣阴森地盯着赵云澜,仿佛要把它穿透一般。

赵云澜的手心浮起一道荧光,还未等他灌注力量,一抹寒光突然向他刺过来——

河伯将手心源源不断的黑气凝成三尺长刃,直刺赵云澜心口。


赵云澜可以躲开,但他并没有躲。他知道,如果他格挡,执念将冲回河伯体内,将他反噬得魂飞魄散。


这时候,一只手闪电般地伸了过来,那样平平常常地,如同无数次为他拿掉手里的烟一样,挡在他的身前。


利刃穿过手掌,在掌骨的阻隔下,堪堪刺入了赵云澜的心口。

昆仑为神,鬼王成圣。

赵云澜的心头血与沈巍的血混在一处,他蘸着神与圣的血液在空中划出一道金龙般的长符。

“嗡——”

一声巨如佛钟的响声传来,耀眼的金光和着钟鸣一波又一波地散开,三千阴恶刹那间摧毁如尘埃。


黑雾散尽的刹那,赵云澜被卷入河伯万年前的记忆之中。

万年之前,昆仑山的一草一木皆爱戴山神,在昆仑带着小鬼王游历山河时,河伯他们时常欢聚一堂,载歌载舞,迎接昆仑归来。然而后来,战火四起,不周山塌,鬼族祸乱。

位于昆仑山山腹的诸神妖灵虽然幸免于难,却面临着令他们更为痛苦的事情——昆仑一肩魂火烧出了鬼族,他封了四柱,将自己发配去镇守大封——他们,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山圣了。


“他会回来的。”作为昆仑山一众妖神里面年纪最大的一个,河伯出奇的坚定。

然而,他们等来的,却是新一轮的征战与杀戮。

当地魔一族打入昆仑山腹时,神山生灵死伤无数。河伯这一批修为最高的神妖奋力地当,誓死拼杀,昆仑归来就是他们坚持下去的信念。


后来,他们终于等到了结局——不是昆仑归来,而是昆仑寂灭。那一日,神山黯淡,一切生机仿佛都被抽走。等待的执着化为强大的怨念,他们在倒下的那一刻,眸中闪烁着的只有一个场景:载歌载舞,盼归山圣。



当赵云澜神识回归的时候,能感觉到眼睑湿湿的。

他胡乱抹了把脸,睁开眼睛。


眼前,河伯已经恢复了万年前的模样,跪在地上,眼里含着泪水,颤抖地望着他。河伯身后,一众昆仑妖神跪成一片,都是一脸仰慕地望向赵云澜,那些灼热的目光,烧的赵云澜有些脸痛。


他强忍下内心的波澜,看着这群热切地、期待自己发言的旧日老友、子民,他开口道:


“沈巍!你的手拿给老子看看!“

众人:“……”


沈巍的手已恢复如常,一如赵云澜的心口。

饶是如此,赵云澜还是狠狠瞪了沈巍一眼,才转向河伯:

“老蚌精啊,辛苦你们了”,他将河伯拉起来,“一把年纪了,老友相见也不用哭哭啼啼吧,我问你个事儿啊。”

他一手揽着河伯的肩膀,一手冲跪着的人比划了一下平身,声音猥琐地低下来:“你还记得之前我问你要的那个东西不,我说要找你来拿的……”

“小神当然记得,我这就拿给你!”河伯赶忙说道。

“你偷偷塞我口袋里,不要让那边那个美人儿瞧见。”

“咳……”


“昆仑君终于归位,您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小神愿赴汤蹈火,追随昆仑君!”

看着赵云澜终于跟河伯完成了窃窃私语,走回众人之间,一位树神朗声道。

“愿追随昆仑君!”“愿追随昆仑君!”下面小仙小妖喊成一片,场面一度非常热血。

然而赵云澜就是比较擅长泼冷水。

他挠了挠头,开口道:

“下一步啊,我计划,在南海买套房子。”

“……”


                                         

ps:“执念”概念借鉴了万古星云曲太太《赵云澜小剧场》中的设定~感谢太太

赵云澜小剧场 第一场 3


评论(1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