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衍生】小胡子与解剖刀

法医学教授巍 x 刑侦专业学生澜


偶发性脑洞,神经性更新


撞梗致歉


宝宝对上述学科并不专业,如有写崩的地方请原谅,喵


01

院必修课《法医学概论》的第一堂课上,赵云澜对他们的法医老师沈巍一见钟情。

“我一看到他,就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吃饭的时候,赵云澜跟大庆念叨。

“你得了吧,沈老师在咱学校可是出了名的面冷才高,梦想跟他沾亲带故的校花班花能从这儿排到校门口。”祝红翻了个白眼。


赵云澜从鼻孔里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他一点都不在乎有多少人觊觎沈巍,他知道她们徒劳。

因为从刚刚课堂上跟沈老师对视的那个瞬间,赵云澜确信,“一见如故”的恐怕并不只有自己一人。



02

刑侦四组第一次跟老师出现场,带队老师是沈巍。


案发现场惨不忍睹。

大庆自以为英勇,第一个跟着沈巍进来,刚看一眼就出去吐了。

等沈巍出来时,除了医学世家出身的楚恕之,其他人已经扶着墙吐成一排虾仔,郭长城撑着老楚的胳膊才在他嫌弃的目光中勉强站住。


不对。还除了一个人。

赵云澜抱着手臂直直立在旁边,一言不发,目光一直凝在沈巍身上。

见他出来,便跟在他后面爬上了他的车,大大咧咧坐在副驾驶,把校车甩在身后。


沈巍忍不住偏头看着这个刚上了自己两堂课的学生:第一次出现场?

赵云澜:嗯

沈巍:胆量不错

赵云澜:本来也忍不住想吐的。但是沈老师认真的模样实在是…… 秀色可餐

沈巍:…… 你给我下去

但是沈巍并没有让他下去。他只是给了方向盘一巴掌。

方向盘:???



03

与很多大牛不同,沈老师对学生的教导非常有耐心,但与之成正比的,他的课堂要求也很严格。

从没有人在他的课堂上睡觉——一方面是不敢,另一方面是他讲课实在是很精彩。“讲课的样子也很耐看,”已经有男朋友的少数民族同学汪徵忍不住说。然而,桑赞在一旁并没有吃醋,而是一脸崇拜地点点头。


但是今天是个例外。

当沈老师讲到“如何通过胃溶物判断死亡时间”的重要知识点时,他发现前面有一颗离自己最近的脑袋沉了下去。

“赵云澜同学,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什……什么问题?”赵云澜一脸不知身在何处地站了起来。


沈巍:“赵云澜,困的话就出去跑跑步精神一下。”

“是!沈教授。”赵云澜有模有样地打了个立正,仿佛得了什么宝贝圣旨,二指在眉梢飞了个敬礼,外套没穿就奔了出去。



04

下课铃在十分钟后响起,时间是晚上九点。

沈巍鬼使神差地绕了路,报着教案溜达到操场。

他看到操场上有一个人果然还在鬼跑,速度不慢,大冷天的头上都冒热气。

沈巍有些头痛。他三步两步就到了那人身前,伸手拦住:“傻跑什么?”

赵云澜:“报告沈教授,本校的罚跑规则一向是十圈起步的。”

沈巍扶了扶眼镜,自己故意没说跑几圈,他倒认真了。

“行了,外套穿上。”


然而,刚刚站得笔直的赵云澜,身子突然一软,向地上蹲了去。

沈巍慌忙一扶:“云澜,你怎么了?”

赵云澜的头埋在膝盖里一笑,旋即委屈巴巴地抬起来:“老胃病了,今晚忘记吃饭了,又空腹跑步……”

“我送你去校医院”,沈巍扶起他。

“不用那么费劲……老师,我带药了,跟您借口温水?”
就该疼死你算了。沈巍看着赵云澜把自己折腾得胃疼还一脸无赖的模样,不由得又气又急。

他对赵云澜的小心思很无奈,假装没看到赵云澜一闪而逝的贼笑,“嗯,我扶你先去楼上休息一下。”


05

沈巍的家和他的实验室一样窗明几净,一丝不苟。

赵云澜进门习惯性把衣服随意一扔,结果愣没扔出去。


“放沙发就行了。”沈巍给他递了拖鞋,扶他去床上躺下,“你等着,我给你做点粥,吃完再吃药。”


赵云澜打量着沈巍的卧室,最后和一只脸骨瘦削的骷髅先生对上了眼睛,面面相觑。

“那是咱们学校3D打印机打印的第一个模型,学校答应送给我作纪念。”端着粥走进来的沈巍看着发愣的赵云澜道。

这叫什么鬼纪念?
“老师啊,您每天被这么东西看着怎么睡觉?”

“就,就照常睡啊。”下了课的沈巍仿佛被关掉了语言交流系统。

赵云澜:“……”


于是他对着骷髅先生喝了一碗粥。

粥很好喝,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日常冷冰冰的法医学教授能有这样温暖的生活品味。

不过……也太有品味了点:

皮蛋瘦肉粥里,每一块瘦肉都切成一模一样大小的正方形肉丁,连皮蛋都是大小极度均匀的小块。

赵云澜不敢想象他是用什么样的刀具切菜的。


这事儿他觉得不能去深究。


06

喝完粥吃完药已经接近12点了,宿舍早就关门了。赵云澜索性继续赖着不走。

沈巍已经开始在沙发上给自己铺被子。


赵云澜看着他忙前忙后的样子,突然觉得岁月静好,那些日日扎进心里的各种案件,此刻也仿佛淡去了许多刺痛。

真想天天赖在这里不走。


“赵云澜,今天上课为什么睡觉?”沈巍的声音突然想起,掐断了赵云澜的美好遐想。

“我……”赵云澜难得结巴了一下,“我下周做学术汇报,想找一个特别切合演讲内容的案例,我印象里有的,就是两年前发生在滨河的案件,但我在阅览室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详细记录,结果不知不觉就翻了个通宵。”


“那个案件特殊,阅览室里没有,想看卷宗需要批条子。”沈巍道,“不过,你是怎么听说这个案件的?”

赵云澜皱了皱眉头。他欲言又止,但还是不愿向面前的人隐瞒:“我爸是赵心慈。”


沈巍心下澄澈,什么也没有说。赵局长的儿子,自然在方方面面都比别人接触得早。但赵云澜心气儿高,不愿让别人知晓。


他天赋秉异,脑子极其好用,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心细如发,绝对是做刑侦的好材料。


“你想学习的卷宗,我这里都有影印本。以后你要是想看,可以来我这里借。”沈巍指了指隔壁书房,“随时向你敞开。”

赵云澜的笑容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缝:”沈老师是最伟大的人民教师。”


“打住,睡觉。”沈巍走出卧室门,伸手帮他关灯。


“沈老师啊,”赵云澜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我要学习太刻苦是忘了吃晚饭,是不是也可以来你这里补个夜宵?”

沈巍:“……”



07

后来,大庆、楚恕之和郭长城发现,他们隔三差五就在宿舍见不到赵云澜了。
“你们说,老赵去干嘛了?”楚恕之道。

“老赵这风流胚子,泡妞呗,还能干吗?”

“我看不一定,或许是……”楚恕之正刷着牙,吐了口沫子的功夫,郭长城就在他的断句之后怯生生地加接了句:

“被,被泡?”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