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采玉昆仑(又名:赵云澜翻身记)03

赵云澜带沈巍来的地方,很不一般。

这也是赵云澜“三步走”计划中的第一个关键点。

从草木葳蕤穿梭到千年积雪,他们来到了昆仑之巅的一处岩洞。


赵云澜握住沈巍的手,他的手干燥而温暖,将沈巍微凉如玉的手指轻柔地包裹。

他们像两个探险的孩子一样,就这样手拉着手往山洞中走去。

洞内漆黑,赵云澜没有点起灯,沈巍也摸黑就跟着他,一步一步地前行。


不知道走了有多久,也不知道在哪里会停下,时空在这一片浓密的黑暗之中仿佛已模糊了。


然而,沈巍却感觉分外平和安宁。那万年前熟悉的依赖感和拥有感将他的内心填满,他甚至恍惚地期望,他们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一切皆虚无,唯有彼此的存在是真实的;任山海浮沉,那只牵引着他的手都不会松开。


忽然,赵云澜的掌心浮起一小撮跳动的火苗。

“到啦”,他献宝一样眉眼弯弯地看向沈巍。


沈巍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赵云澜已幻化出昆仑的一身古雅青衫,直看得他心头一热,一句饱含深情地呼唤几乎脱口而出。


然而,赵云澜脸上贱兮兮的笑容实在是与这青衫太不搭了 —— 他过分得意地挑着眉:“怎么样媳妇儿,你老公帅吧?”
沈巍:“……”


虽然被噎得不轻,沈巍仍是顺了他的性子,也幻化出黑袍,一头青丝在身后随意地飘着,眉眼如画。赵云澜的笑意更浓,隐隐有变痴的迹象。


沈巍觉得不妙,于是开口问道:“你到底要带我看什么?”


“这个”,赵云澜回过神来,从地上的背包里掏出两只不知道哪儿买的白玉酒杯,示意沈巍跟他走。


昆仑山上中年积雪,而这一处岩洞,却因着地热活动,格外地温暖干燥。转过一道极其隐蔽的岩屏,一个小小的泉眼出现在沈巍面前。

泉水从岩缝里流淌出来,又没入毫无缝隙的岩石,仿若凭空消失,不留一点痕迹。



赵云澜凑过去,接了满满两杯泉水,一杯递给沈巍:“我昆仑圣水,你品品。”

不知道为什么,沈巍脑海里突然闪过两人看电影时影院标配的“昆仑山矿泉水”。


他晃晃脑袋甩掉这个荒唐的想法,伸手接过玉杯。这杯里泛起扑面而来的酒香,并不浓烈,却醇厚清甜。


“当年你年纪小,我从未教你饮酒。如今我恢复记忆,最想念的就是这处神仙美酒,定要带你来尝尝。人世间能喝到的酒,跟这个一比连根毛都不是。”

赵云澜一边说着,一边铺开带来的毯子,在上面摆了一只折叠小凳,亮起一盏暖黄色的户外灯。


他冲着沈巍做出一个“请坐”的手势,“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当这句话从赵云澜嘴里冒出来的时候,他自己都愣了愣,心说,卧槽,这辈子都没感受过,一肚子墨水的感觉,真好。



沈巍不擅饮酒。但这里的氛围实在是太好了。


夜幕四合,风雪将至。


而他们在温暖干燥的山洞中相对而坐,静默对饮,唯有一酒一灯,极简单,极温暖。


他不得不承认昆仑一向是个浪漫的人,到赵云澜这一世更甚——不是日常流里流气的那种,而是一种极为认真的、恰如其分的浪漫,朴素、温暖,自然而然,就如他玩世不恭的眼睛里不经意流露的深情,又如手里这杯生于天然的美酒,想让人沉浸其中,永不自拔。


他们未说一句话,目光中已流淌过千言万语。


沈巍微醺。

如玉般的双颊泛起红晕,一双星辰般的眼睛里微微透着水光,漆黑的长发从身侧垂下来,铺散在毯子上。


赵云澜早已美酒连杯下肚,此刻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沈巍,就仿佛邓林初见一般。


忽然,他仰头喝光了杯子里最后一滴酒。


“当啷。”小凳子被他一脚踹开,他欺身上前,将沈巍压在身下,沈巍还未曾反应过来,霸道的吻就已经落在他唇上。大封破碎之后,他们不是没有过肌肤之亲,但赵云澜这样绝望而充满占有欲的亲吻,却是第一次,从唇齿沿着脖颈滑落锁骨,将沈巍被酒精烧得迷迷糊糊的脑子吻得几乎断线。


沈巍冰凉的手指从赵云澜青衫的前襟穿进去,搂住他的后腰,想要翻身将他压住——然而,他一下子居然没推动。溢满情欲的神经突然紧了紧,沈巍有点方。


看着他一闪即逝的慌乱,赵云澜在腹中偷笑,昆仑山是老子的地盘,所有的一切都是老子的能量之源,还能掌握不了主动权?


想到这里,他一挥手,斩魂使大人的黑袍就被他轻飘飘地扔在一边。



然而,还未等赵云澜有进一步的动作,他接触地面的胳膊肘突然感受到一阵异常的震动。


贴着毯子的沈巍感受更加强烈,他警觉惯了,一瞬间迷离的眸子就变得冷冽起来。


赵云澜此刻正待骂街,刚要说天塌地陷老子也要把事儿办完,又一波更加鲜明的震动从地底传来。


两人心中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的地质活动,而是某种邪恶的能量异常喷涌。

八成,这种爆发跟刚回山的山圣有不无关系。


“操——”赵云澜爆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嘶吼——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有人捣乱,不管什么人,逮住你老子一定把你碎尸万段。


沈巍黑袍瞬间加身,他一把扶起赵云澜,斩魂刀已在握。


“走吧,下去看看。”




此时,特调局的一众人马下了班还没走,正凑在一起搓麻将。


连输了八局的林静一脸倒霉地将自己这个月仅存的奖金全部放在桌子上,其他几个人坏笑着伸手去抓,林静忽然一把护住。


“操,你小子敢赌不敢输啊。”楚恕之一个暴栗甩在林静头上。


“别,别,老楚”,林静苦着脸,“这离发工资还有半个月,你们得给我留条活路啊”,他一边说,一边怯生生地拿出一只形状怪异的小扩音器,“要钱没有,不过……领导隐私,你们要不要听?”


“卧槽,林静,可以啊,胆儿够肥的”,大庆瞪着眼,“就算老赵不跟你计较,你也不怕斩魂使的刀。”


“我,我不是故意的,上次出任务的时候领导说新人没经验要保护好,出任务的时候得盯紧了,我就在办公室的登山包里全都放了隐形窃听……”

“别废话了,放来听听。”众人充满八卦的眼神望向扩音器,心里还一边想着领导回来要怎么收拾林静。


要钱还是要命?

当然是要钱。


林静一把扭开按钮,扩音器里只有一阵细小的静电摩擦音。

良久。祝红的蛇瞳犀利地瞪向林静。


“或许是,背包不在身边?”林静有些心虚。


这时,扩音器里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巨响:“当啷!”


仿佛是凳倒桌翻的声音。紧跟着是一阵稀里哗啦的衣料摩擦。


“卧槽,老赵这么生猛?”大庆慨叹,厉害了,老赵。


看着郭长城一副颇受惊吓的模样,楚恕之接话,“也可能不是老赵。”


祝红听不下去了。她忽然觉得这波八卦实在是有些猥琐,有些不妥当。


玉手伸向开关键,刚要拧下去,扩音器里忽然想起一阵难受地滋啦声。


林静蓦然皱紧眉头,“有黑能量干扰。”


还未等大家反应过来,又一波剧烈的噪音,伴随着斩魂刀触地,沈巍的声音响起来,“走吧,下去看看。”


“我有种不妙的预感。”大庆直愣愣地说道。


“昆仑山下面是什么?”祝红问他。


“昆仑山是万山之源,山腹汇有天下龙脉之气,按理说是最不可能有邪恶能量的地方”,大庆勉强压下心里的不安,“若这里受了邪能的侵染,那老赵的麻烦可就大了。”


                               

下一章

采玉昆仑 04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