昀歌sher

离合复,曲未央

【巍澜】采玉昆仑(又名:赵云澜翻身记)02

赵云澜到底还是没完全体验一把“凡人的旅行”。

不是因为昨晚折腾得太狠,而是因为六点钟起床,对于一个习惯性夜班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当闹钟第十八次响起的时候,赵云澜终于迷迷糊糊翻身按停了手机,顺手往身边一捞,人不在。同时,厨房里传来了浓郁的早餐香味。


赵云澜还没完全醒过来,几乎是闭着眼睛把衣服胡乱穿上的。这时候,香味渐渐近了,沈巍端着一只精巧的小盘子,走到床边,语出惊人:“云澜,吃两口我们准备去机场了,还有二十分钟登机。”


“卧槽!”赵云澜瞬间清醒,一把抓过盘子里的鸡蛋饼胡乱塞了几口,冲向洗漱台。

沈巍将厨房收拾妥当,拉起两个人的箱子等在门口。

“宝贝儿,这次我带你瞬移。”赵云澜笑着走过来,一把抱住沈巍,“我知道咱们怎么不让人发现,还能赶上飞机。”


李大爷在机场登记区域做清洁已经十几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

当他在洗手台收拾工具的时候,居然看到两个大男人,从同一个单间儿走了出来。


他掉在地上的下巴还没捡起来,就看见斯斯文文的那个抬起手,在另一个小胡子帅哥嘴角抹了一下,“牙膏沫儿没擦干净”。

小胡子就势啃了一下斯文青年的手指。


李大爷颤抖着扭过头。

这时候,候机大厅的广播声响起,“赵云澜,赵云澜先生,沈巍,沈巍先生,您乘坐的ZH0729次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您尽快到220登机口登机。这是最后一次登机广播。”


“草——”赵云澜痛心疾首地叫了一声,“这个厕所离220太远了,咱们得去个近点儿的。”

于是,在李大爷近乎晕过去的目光里,小胡子一把拉起斯文青年的胳膊,搂着他的腰再度扑进了一间厕所。


“砰!”巨大的关门声把李大爷的三观拍碎在地上,他颤巍巍地拾起扫帚,走向门口,仿佛生怕接下来听到什么不该听的声音。


赵云澜买了靠窗的座位。

其实飞机上并不适合“俯瞰浩大山河”,能看到的大多是一片一片炫白耀眼的云彩。

赵云澜外头看着窗外,发呆。

左手握着沈巍的手,给不靠窗的他视界共享。

自恢复昆仑神识以来,赵云澜并没有让自己的生活发生多大改变。昆仑是个与时俱进的人,他觉得现在这个样子,挺好。

唯独他的沈巍,万年孤寂的沈巍,人神不敢近身的斩魂使,在这个世界,一度活的太过于紧绷了。


但现在,反正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赵云澜就一直在用一种极为轻松的、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打乱沈巍那些强大而固执的惯性,让他的状态能够慢慢放松下来。


比如发红包,比如蹦迪,比如坐飞机看云,比如打游戏开黑。

想到这里,他不禁嘴角上扬:他万万没想到,文质彬彬沈教授在游戏里的冲杀之猛,跟他真实战斗时的暴虐戾气有的一拼。

“想什么呢?”沈巍看着赵云澜脸上浮起的微笑,自己也弯起了嘴角。

“想起有一段时间,我带你住在天净仙山,每天也是看云起云浮的,有一回我把你家门口的白玉石桥换成了一座云桥,害你一脚踩空。”赵云澜念念叨叨。


沈巍扶了扶眼镜,手掌下面掩着一个渐渐扩大的微笑。


昆仑这人,大概算是上古神里面最不严肃的一个,也或许只是对自己这样——在自己尚为冷厉小鬼王、不知何为温暖的日子里,是他一次又一次以各种千奇百怪的方式,逗自己开心。


玉龙喀什河,是发源于昆仑山的众多河流之一,自古以来以盛产美玉著称。每年春季、秋季,都会有采玉人来到河流的平缓滩涂,费尽心思进行漫长的寻找,以求珍贵籽玉。


赵云澜顺着记忆带沈巍来到的地方,处于玉龙喀什河的一处支流,途径高山,断然跌落,在下一个断崖之前,形了一段平缓的河流。这里常人根本上不来,因而万年以来,并未遭受什么剧烈的破坏。


临近昆仑山,赵云澜感觉到愈发强烈的能量在他体内流涌,仿佛热切回应着初生这片的土地。


“媳妇儿,你在这儿呆着,看我给你取钱哈。”他把沈巍安置在一块林荫间的巨石之上,看着清清亮亮的阳光洒在美人的脸上,内心十分惬意。


沈巍习惯性不放心,只是站在那里,不肯坐下。

赵云澜嘿嘿一笑,三下五除二脱了鞋子,撸起裤腿,踩入河水,一直走到河流中心。


清澈的高山雪水在他腿旁轻柔地流淌,赵云澜挥动胳膊,河流蓦然从中间分开两侧,浪花翻卷着形成一道矮矮的透明墙壁,两岸岩崖苍翠映入其间。


他伸出手指,在水墙上敲门般叩了三叩,水底就陆陆续续地开始浮现出青白色的光点——那就是籽玉的所在了。

于是赵云澜俯下身子,选了几块品相极好的,拿冲锋衣一兜,便朝沈巍走过来。

沈巍眉眼弯弯地看着他行云流水的一番操作,刚要开口称赞,赵云澜就气喘吁吁地把玉石往他脚下一堆:

“妈的,这几块有点大,带着太沉了,要不你开个黑洞,放我办公桌上先。”

沈巍:“……”


沈巍并没有发现,赵云澜转身之时,眉宇间浮起了淡淡的忧虑——

这事儿不太对劲。该来的人,没有来。


万年之前,昆仑带小鬼王游历山水,一日他突然返回昆仑山,来到玉龙喀什河,与河伯相谈。在遇见沈巍前,这位蚌精修成的河伯,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


“老河伯,你帮我准备个东西吧”,昆仑手里玩杂技一样扔着几块籽玉,“你帮我选一块最好的玉石备着,日后我有重要的用途。不管过多久,我一定会来取。” 


河伯作揖接受了这份嘱托,两人约定以三声叩击河心为号,无论过了多久,河伯一定将玉石带到昆仑面前。

然而,赵云澜这次如约而至,却没有得到回应。


要知道,虽然过了万年,但他来之前看过河伯的本明灯,亮的好好的呢。这老东西,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想到这里,他又回到河中心,再次叩击了三下水墙。

仍然毫无反应。连一个虾兵蟹将都没有出现。


虽然心里隐隐有不好的感觉,但赵云澜并不打算过度反应——这是他的地盘,正主回家了,就算有什么事情,也会很快浮出水面。山圣在此,好的坏的,能耐他何?


“云澜。”沈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他的身边。沈巍感觉隐隐有些奇怪,这条看着生机勃勃的河流,怎么一点生命迹象都没有?更何况是昆仑驾临。


“哎呀!你吓我一跳。”赵云澜夸张地叫了起来,目光闪动之间,沈巍看出了他有什么在瞒着自己。

这个赵云澜,筹划的这趟旅行从一开始就神神秘秘,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打算些什么?


沈巍并没有将心里的疑惑说出口,因为他知道,赵云澜这个人内心及有分寸,若是真的有事,他不会瞒着自己。


“河水太凉了,你先上来”,沈巍拽着赵云澜的胳膊往岸边走,“刚刚捡的这些就够了。”

“不够啊远远不够啊”,赵云澜冲他瞪大眼睛,“沈教授,我这么穷,你又不会理财,家里入不敷出,我不多拿点不行呀。除非——”


“除非什么?”沈巍看着他撒娇一般的模样,心里好笑。

“不如你把工资卡交给我打理吧。”

“……好。”这人说话怎么东一茬儿西一茬儿的。

沈巍一秒钟就掏出了自己的工资卡,滴到赵云澜手上,“密码是初见之日。”

“我媳妇儿真好”,赵云澜像捡了个宝,“为了奖励你,我决定带你去个特别的地方。”


“去哪里啊?”

“去昆仑山上,一处你没去过的地方。”


                           

下一章

采玉昆仑 03

评论(2)

热度(42)